雾中花

不是坏家伙






古怪的文字爱好者/守艺人/妆娘/超轻粘土/剪纸/摄影/首饰/道具/裁缝 /橡皮章

关于一次元

柴静

李白

聂鲁达

海子

顾城

关于三次元

寻找美食与缆车的路上

脾气一般般

欢迎来访,欢迎扩列【笑】

恃宠而娇 【拇指姑娘柯×大力人类哀】

恃宠而娇

 
【拇指姑娘柯×大力人类哀】

     
小伙伴们不要学我乱用成语哈,原词是【恃宠而骄】

    
chapter1
    

  初秋。灰原哀独自在小河边洗衣服,尽管她已经十分小心,薄薄的衣料还是"嘶啦"一声的裂开。她摊开手凝视自己白嫩的掌心,那层微不可察的肌理中居然蕴藏着如此巨大的能量。
    
  她不由得望向河面,偶尔几朵水花引人注目,而水下暗流涌动不曾停歇。
     
  河中央远远飘来一朵莲花,亭亭立在翠绿的盘,花瓣微舒,清风徐来。
     
  这个季节是少有莲花的,灰原饶有兴趣的等它抵达岸边。
    
她倾身去探花的芬芳,却见花蕊中安静睡着一个拇指大小的男孩,身着无一物,只有一片香樟的叶子堪堪蔽体。因为离得近,灰原能隐隐感到他挠过自己脸上的小小鼻息。
     
又是一阵秋风,莲叶将开始新的旅程,灰原下意识捧起摇曳的莲花,那片香樟叶子却随风溜走了。
    
  花中男孩的睫毛轻颤几下,缓缓睁开眼睛。
  
灰原暗吃一惊,只见对方星目半开,隐约泄出半缕幽蓝,好似裁下夜空一角藏入其中。工藤新一溺入一片碧蓝烟海,跌跌撞撞不知所措,猛然惊觉凉风阵阵,自己赤身裸体暴露在一位虽体格惊人却明显素昧平生的年幼异性下。
    
   当即羞愧难当,四下寻找自己的衣物,却见四周景物陡然放大了几倍,苍茫大地中自己不过一只蝼蚁。他费力去扯荷花的花瓣,无果后脸怦的一红同手同脚向后夺去。
   
  灰原见状,不动声色的又将布条撕开几片,挑了大小合适的一片放入花内,将花移至青石板的背风面,背过身子眺望远方。
 
  工藤被灰原带回了住处,绝对的体格差异让他很难脱离对方的处置,方才对方流露出的善意稍稍安抚了他。路上又少不了暗自一番观察。只觉一路事物虽庞大异常,却眼熟无比,竟潜意识里放下些心。半盍双眼恢复体力。
  

   【暂完】

【柯哀】无声告白

第一话

"柯南,小哀!今天我和元太光彦先走了哦"步美低头绞着手指。

"回来的路上小心"灰原安抚性地拍拍她的肩。

"那我走了哦!"步美快速抬起头,悄悄看了眼一旁踢石子儿玩的柯南,飞快的跑掉了。

走惯了的路剩下两个人。

"灰原同学,请,请等一下!"背后追上的棕发后辈跑得气喘吁吁,柯南向灰原递了个揶揄的眼神。后者耸了耸肩,在路边停了下来。

对面的男孩子最多不过八岁,脸上还带着些微的婴儿肥,在心上人的注视下局促地缩了缩脚,小心的把攥在手里的信纸抹平,红着脸猛吸一口气递了出去"灰原同学!我喜欢你!"

柯南在心中嘁了一声。

"灰原同学,我觉得你是一个特别优秀的女孩子,虽然我没有江户川同学那么厉害,但我真的特别喜欢你"埋着的的棕色脑袋鼓足勇气抬起来,"请给我一个更了解你的机会吧!"

"啧"一旁的柯南撇了撇嘴,两个相似发色的脑袋一起看向他,柯南不由自主的向前了一步。

后辈的脸蛋已经涨得通红了,灰原微乎其微的叹了口气,露出了安慰性的笑容," 恕我不能接受。 谢谢你的好意。"。

红色一下子从对方的脸上退了下去,"灰原同学,我能抱抱你吗?"他小声地说。

柯南刚放下的心还没着地,又一下子提了起来,眉头轻蹙,"灰原不会答应吧?八十多岁的老婆婆怎么会看上七八岁的毛头小子?这家伙灰原会制药吗?知道灰原会开枪吗?他知道灰原喜欢花生酱吗?他吃过灰原做的饭吗?知道灰原还有一个命运共同体吗?"柯南在心中不屑的哼了一下,带了点紧张看向同伴。

却见灰原连礼貌的笑容都淡去了,"对不起,我先走了"。

柯南竭力藏起那点幸灾乐祸的小心思,朝灰原招招手,"走吧"。

又是红轮西坠,风穿过街道,两人并肩而行。

短信提示音忽然响起。

「柯南,今天回家吃饭吗?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——小兰姐姐」
他望了望前方灰原的侧脸「今天我去博士家吃饭,谢谢小兰」工藤新一顿了顿,熟练地打完「姐姐」,小鸟在屏幕上扇动翅膀,信息发送成功。

  对方的信息回的很快,「那我和园子出去玩了,路上小心哦」

  柯南关掉手机,不自觉带上了撒娇的语调"小兰今晚要出门,灰原收留我一顿呗~"
灰原斜乜他一眼,点点头算是回应。

十五分钟后。

头顶着大包小包的侦探艰难地露出一对半月眼"你是要把超市搬回家吗?"

灰原回头望他"博士最近有点儿挑食,买些菜回去榨汁给他喝"说着顺势去接柯南手中的苹果,对方不动声色地躲开"哪敢劳烦八十三岁的老婆婆啦。"

灰原勾起一点笑"为如此美丽的饭主服务不是你的荣幸吗?"

"喂喂喂…"

月影徘徊,拉长影子在路灯下纠缠

  "柯南,小哀,你们怎么在这?"

  巷子里走近一道人影,定睛一看,是身着便服的高木警官。

    "高木哥哥好!",两人异口同声道,"我们去买菜了。"

  高木蹲下身子,揉了一把柯南的头发,"早点回家吧,最近晚上可不安全"柯南微不可察的与灰原对视一眼,灰原上前轻轻扯了扯高木的袖角。

  "高木哥哥,我好害怕。发生了什么事?你可以把我们送回博士家吗?"

  "好吧,"高木直起身子,把柯南手中的购物袋接过来,警惕的向四周看了一眼,压低声音,"一个儿童连环绑架团体逃到东京来了,你们两个一定要小心,最近少出门,如果遇到可疑人员,一定往人群里跑",他一路叮嘱道,直到阿笠宅的大门才停下来。

  灰原掏出了钥匙打开大门。高木方才放心,背身向他们挥挥手。

  "高木哥哥再见!"话音刚落,就见高木拿着手机像黑夜里奔去。

  柯南确定了装备电量,将眼镜抛给灰原,接过迎面扔来的黑色大衣,彼此点了点头。追了上去。

【暂完】

虽然我仍然爱着柯哀,但好像有那么久没更了

如果有bug请不客气的指出来w

无声告白不就是陪伴嘛

【比心心】

点文

快要到新年啦,产一点粮当礼物

目前有这几个想法,小天使们投个票不?

1.【柯哀】童话故事——拇指姑娘柯×正常人类哀
2.【新志】ABO世界——alpha哀×omega柯/alpha哀 ×alpha 柯
3.【新志】校园轻喜剧——学生柯×老师哀
4.【柯哀】正剧向
5.【柯哀】恋爱三十题
6.【其它】
截止大年初六wwww

除夕快乐!!

鸡蛋的爱情故事【完结汇总+后记】

【后记≈凉子的碎碎念】

其实这篇文章已经是去年的上半年的脑洞啦
在文件夹里面存了很久很久,12月份才鼓起勇气发出来。

相信一些小天使已经看出来啦,这是一个鸡蛋柯哀和真人柯哀的故事,作为鸡蛋形态的两人在秀恩爱的同时现实中也在不停发放狗粮【笑】

最开始是在吃茶叶蛋的时候想出了故事的雏形,又在芙蓉蛋煎蛋炒蛋蛋黄派各种小吃包围中写完了整个情节。

实际上,名柯作为一部侦探推理动漫,蛮难和我所擅长的爱情轻喜剧结合在一起,因此虽然早早打好了大纲,仍然不停在用词造句上纠结,担心一不小心就崩了人物´_>`

就算写的是一些朋友说的小言情,也十分迫切的想把小言情写好。

文中灰原鸡蛋本来已经被哀酱拿了出来,但因为女孩想把最后的鸡蛋留给她喜欢的柯南君,又被放了回去,得以和江户川鸡蛋重聚。
而被刻意留下的鸡蛋又被回到家的江户川煮给他担心的灰原吃掉了,这是凉子设计的一个巧合。

灰原蛋和江户川蛋不仅是他们的爱情故事的主体,也是现实人物爱情的载体。

我写的是小言情,但也不单单想写小言情。

鸡蛋作为一个生活必需品,经常出现在饭桌上,鸡蛋被下下来的时候就被注定好了被人类吃掉的命运。我们一些人一出生也是这样,被困在习俗或经验中难以解脱,于是干脆自暴自弃,就像文中不关心江户川蛋究竟是柯南还是柯北如出一辙,江户川本来也可能变成这样,但灰原出现了。

想写的东西很多, 但表述得不太清楚,我会慢慢慢慢改正,还要麻烦小天使们继续支持凉子。(๑• . •๑)

感谢你们的陪伴~刚好要到新年啦,祝小天使们鸡年大吉,万事如意!!!

来自爱你们的凉子

20170126

鸡蛋的爱情故事

灰原×柯南
  
  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(一)

  清晨,米花街20号住宅中添置了一箱鸡蛋。江户川在一片黑暗中,昏昏欲睡。
 
  朦胧中,他被一双手抱起,一点点阳光洒落进来,他借此看清对方的面容。茶色的发丝扫过女孩的脸颊,让她轻轻蹙了眉头,往下望,是一双碧如大海的眼,正含着笑意端详自己。
 
江户川落到了她有些冰凉的手里,迎面一阵寒意传来。世界天旋地转——
“我叫江户川柯南,是枚鸡蛋 ”他在冰箱里对小伙伴说道。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(二)

江户川转动着身子,尽力使自己与盛蛋器更贴合一点,好让那薄薄的一点热量保留下来。

无趣,无趣。

对面隔层的白瓷碗里有一千三百二十四颗米饭,粉红色的便当盒中藏有一个KFC的新奥尔良烤翅, 柠檬的使用频率是两天五个, 下方的蓝莓酱比花生酱少了一半。
 
无趣,无趣。
同一批次的鸡蛋安安分分躺在蛋槽上,没有蛋关心会你是江户川柯南还是江户川柯北。
他们知道自己终会死亡,于是总是浑浑噩噩醉生梦死。
三十度斜切的牛肉们摆成一个圈。 一束新鲜的花椰菜上二百四十三个小球你挤我我挤你,刚才这个房间的内壁,滑下了几天来第三百七十二颗水珠。

无趣,无趣!

他这样感叹着——一束光从天边出现,冰箱门被打开了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(三)
  
一见钟情是种什么样的感觉?美丽扑掕着翅膀,直直撞进你的心里。

  她被放在他的对面,优雅的卧在白净的盛蛋器上。是上帝偏爱她吧?冰箱里的光打在她光滑的蛋体上,照亮她浑身剔透如宝石。
柯南通过朦朦胧胧的饭菜的蒸汽,看得如痴如醉。
一颗心摇摇晃晃飘过空气,贴在她身边。
有那么一瞬间他们目光相接,柯南分明看到,她的眼中也有着同样热烈的光芒。

"我是灰原哀,一枚鸡蛋。"

(四)

这冰箱里流动的空气像在笑,这内壁里滑下的水珠也像在笑,上方的灯光像新月的柔波,柯南望着灰原,不经意觉着今晚的月色真好。
 
但时间永是流逝,盛蛋器逐渐空旷,被拿走的鸡蛋们抖如筛康,柯南和灰原一直四目相对,目光平静。
  
而今晚的灰原似乎格外温柔,江户川在她的注视下进入梦乡。半夜他又突然惊醒,迷迷糊糊的听灰原在轻声唤着他的名字。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(五)
无数叶子被打落在地上,在街上穿行的人们戴上了围巾,一些人漫无目的的游荡,一些人步履匆匆——家中有人侯在饭桌上等待归来。
  
黑发的少年扬起脑袋,一点冰凉的感觉落到他的鼻尖上,"下雪了",他似乎联想到什么,笑了笑,脸颊在围巾上蹭得红扑扑的。
(六)
冰箱中的江户川睁开眼睛,入目只是白茫茫的一片,"灰原!"
  
此时的灰原被两个手指头夹在中间,抬上女孩的鼻尖仔细端详,她同时在端详这个少女,对方的手很白,指甲盖顶部有一点儿磨损,手背上有大大小小的药物灼伤。
   
她的脸上拥有着不同于同龄人的冷静,眼中却有着自己熟悉的那种温柔——和自己看向柯南时偶尔流露出的情绪如出一辙。
   
灰原停顿了一下,现在的柯南在做些什么呢?可惜…

"大侦探还没有回来,暂且留着这颗蛋吧。"

幸运的是,女孩自言自语后打开了冰箱,拿出了另外一颗成色普通的鸡蛋。

而自冰箱打开的那一刻起,江户川的心脏就开始了扑通扑通的狂跳,他都没希望过灰原还能被放回来,只期待自己也能被一同拿走,令人叹惋的是,他闭上眼睛等待了好几秒,并没有什么移动的迹象,冬风咆哮着奔涌过来,连着那些飘零的落叶,一股脑灌进他的胸腔。
    
供他沉沦的时间很短,出于一种奇妙的直觉,他感到身边有一份熟悉的体温,江户川尽力控制自己,不要显得太心急。
   
——灰原就在他的身边,不同于之前两个相去甚远的隔间,他就在自己触手可及的位置,近到他可以清楚的感受着这颗蛋的体温与呼吸,近到他可以直愣愣的看进她的眼底捕捉到那冷漠平静下的欣喜。
   
"感谢上帝",他在作为一只蛋的漫长岁月中,第一次如此真切地觉得。

(七)

柯南与灰原面对面,卧在干净的白瓷碗里。厨房中一位黑发少年围着粉色小花的围巾,手忙脚乱的切着菜。
作为一颗鸡蛋,他的蛋生自开始就注定了结果——走上为人类献身的既定轨迹。
唯一的区别就是被做成炒鸡蛋还是煮鸡蛋,炸鸡蛋或者煎鸡蛋。
    
而现在成就自己蛋生意义的时刻就要到临。
       
我就要获得无上的荣光,尽管那会让我永远孤独。
      
江户川调整了呼吸,尽力再向灰原靠近一点。
"我真遗憾,不能拥抱你"他目光投向灶台上跳动的火光。
    
他感觉灰原笑了笑。
   
蛋壳被敲开,蛋清与蛋白迫不及待奔涌而出,自空中一泄而下——一种前所未有的自由。
   
有几滴蛋液悬在边缘,男孩稍微甩了一甩。
  
江户川从未用这种角度观察这世界,透明的玻璃碗放在棕色的菜板上,刚好可以看见通气窗外莹莹的蓝天。
   
灰原透过蛋壳,安静的观察这一切。
如果你细心地琢磨这颗蛋,会发现她 泛着点淡淡的粉色。
灰原哀自蛋壳中滑落,带着小心藏好的红晕。
啪嗒——
江户川抱住了她,两颗蛋的蛋清互相渗透,很快就难分彼此。
  
男孩儿拿起搅拌器,从左到右逆时针旋转,这是他们肉体最接近的时候。蛋黄被打散开来,大大小小的组织裂开有重组,江户川与灰原溶为一体。
   
"灰原,我喜欢你。"
  
碗面上咕噜咕噜地浮起了泡泡。
  
直至失去意识,他们始终抱在一起。
  
(八)
  
黑发男孩儿从铁锅中取出煮好的鸡蛋羹,浇上半勺香油,洒下一把葱花。蛋面平滑如镜,契合紧密。
  
他从餐具盒中挑挑选选,从角落里翻出一个带蝴蝶结的蓝色瓷勺,冲洗一番藏在手里。
  
(九)
  
“咚咚”
房门被敲响,端着鸡蛋羹的大侦探小心翼翼的挪进来
  
"现在感觉怎么样?"食物被放在床头,女孩儿拿被子遮住半张脸
  
"已经好得差不多了"她将脸撇向一边,不肯与那双盛满关心的眸子对视。
  
少年伸手压下她翘起的茶色呆毛:"吃一点东西吧。"他将盘子送到女孩目前。藏起来的蝴蝶结勺子也暴露了出来。
 
"喂喂喂…你是从哪里找到这种勺子的啊"一团黑线降下额头,即使在生病也可以做出完美的半月眼!
  
女孩儿的手缩了回去。
  
少年的态度却突然强硬起来"必须吃一点噢,八十多岁的老婆婆可是要爱惜身体啊,冰箱里都只有两个鸡蛋了!"
  
"八十多岁的老婆婆已经拿不动勺子了"对方快速地反击道。
  
"哈"男孩大笑一声,女孩扭头去看他,毫无防备地撞进一片温柔的大海。
  
"张嘴吧"江户川拿起那个幼稚的小瓷勺,轻轻吹一口气。
  
"噢。"
  
阳光温柔地洒进室内,照红了两只小脸蛋。
 
"灰原。"
  
"嗯?"
  
"没什么"
  
"灰原"。
   
"嗯。"
  
"我喜欢你。"
   
【全文完】

   
汉字与单词: 2387
字符数(计空格): 2614
字符数(不计空格): 2445

鸡蛋的爱情故事

鸡蛋的爱情故事

柯南×灰原

(七)
柯南与灰原面对面,卧在干净的白瓷碗里。厨房中一位黑发少年围着粉色小花的围巾,手忙脚乱的切着菜。
作为一颗鸡蛋,他的蛋生自开始就注定了结果——走上为人类献身的既定轨迹。
唯一的区别就是被做成炒鸡蛋还是煮鸡蛋,炸鸡蛋或者煎鸡蛋。

而现在成就自己蛋生意义的时刻就要到临。

我就要获得无上的荣光,尽管那会让我永远孤独。

江户川调整了呼吸,尽力再向灰原靠近一点。
"我真遗憾,不能拥抱你"他目光投向灶台上跳动的火光。

他感觉灰原笑了笑。

蛋壳被敲开,蛋清与蛋白迫不及待奔涌而出,自空中一泄而下——一种前所未有的自由。

有几滴蛋液悬在边缘,男孩稍微甩了一甩。

江户川从未用这种角度观察这世界,透明的玻璃碗放在棕色的菜板上,刚好可以看见通气窗外莹莹的蓝天。

灰原透过蛋壳,安静的观察这一切。
如果你细心地琢磨这颗蛋,会发现她泛着点淡淡的粉色。
灰原哀自蛋壳中滑落,带着小心藏好的红晕。
啪嗒——
江户川抱住了她,两颗蛋的蛋清互相渗透,很快就难分彼此。
男孩儿拿起搅拌器,从左到右逆时针旋转,这是他们肉体最接近的时候。蛋黄被打散开来,大大小小的组织裂开有重组,江户川与灰原溶为一体。

"灰原,我喜欢你。"

碗面上咕噜咕噜地浮起了泡泡。

直至失去意识,他们始终抱在一起。

(八)
黑发男孩儿从铁锅中取出煮好的鸡蛋羹,浇上半勺香油,洒下一把葱花。蛋面平滑如镜,契合紧密。

他从餐具盒中挑挑选选,从角落里翻出一个带蝴蝶结的蓝色瓷勺,冲洗一番藏在手里。

(九)
“咚咚”
房门被敲响,端着鸡蛋羹的大侦探小心翼翼的挪进来
"现在感觉怎么样?"食物被放在床头,女孩儿拿被子遮住半张脸
"已经好得差不多了"她将脸撇向一边,不肯与那双盛满关心的眸子对视。
少年伸手压下她翘起的茶色呆毛:"吃一点东西吧。"他将盘子送到女孩目前。藏起来的蝴蝶结勺子也暴露了出来。
"喂喂喂…你是从哪里找到这种勺子的啊"一团黑线降下额头,即使在生病也可以做出完美的半月眼!

女孩儿的手缩了回去。

少年的态度却突然强硬起来
"必须吃一点噢,八十多岁的老婆婆可是要爱惜身体啊,冰箱里都只有两个鸡蛋了!"

"八十多岁的老婆婆已经拿不动勺子了"对方快速地反击道。

"哈"男孩大笑一声,女孩扭头去看他,毫无防备地撞进一片温柔的大海。

"张嘴吧"江户川拿起那个幼稚的小瓷勺,轻轻吹一口气。

"噢。"

阳光温柔地洒进室内,照红了两只小脸蛋。

"灰原。"

"嗯?"

"没什么"

"灰原。"

"嗯。"

"我喜欢你。"

【全文完】

祝大家鸡年大吉哟~

放假啦!!
预计明天可以完结鸡蛋!
凉子又想开新篇!哈哈哈!!!

当我啥也没说,人在外地,身不由己。´_>`
这么长时间不更真是对不起你们π_π

鸡蛋的爱情故事

(四)

这冰箱里流动的空气像在笑,这内壁里滑下的水珠也像在笑,上方的灯光像新月的柔波,柯南望着灰原,不经意觉着今晚的月色真好。
 
但时间永是流逝,盛蛋器逐渐空旷,被拿走的鸡蛋们抖如筛康,柯南和灰原一直四目相对,目光平静。
  
而今晚的灰原似乎格外温柔,江户川在她的注视下进入梦乡。半夜他又突然惊醒,迷迷糊糊的听灰原在轻声唤着他的名字。
   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(五)
无数叶子被打落在地上,在街上穿行的人们戴上了围巾,一些人漫无目的的游荡,一些人步履匆匆——家中有人侯在饭桌上等待归来。
  
黑发的少年扬起脑袋,一点冰凉的感觉落到他的鼻尖上,"下雪了",他似乎联想到什么,笑了笑,脸颊在围巾上蹭得红扑扑的。
(六)
冰箱中的江户川睁开眼睛,入目只是白茫茫的一片,"灰原!"
  
此时的灰原被两个手指头夹在中间,抬上女孩的鼻尖仔细端详,她同时在端详这个少女,对方的手很白,指甲盖顶部有一点儿磨损,手背上有大大小小的药物灼伤。
   
她的脸上拥有着不同于同龄人的冷静,眼中却有着自己熟悉的那种温柔——和自己看向柯南时偶尔流露出的情绪如出一辙。
   
灰原停顿了一下,现在的柯南在做些什么呢?可惜…

"大侦探还没有回来,暂且留着这颗蛋吧。"

幸运的是,女孩自言自语后打开了冰箱,拿出了另外一颗成色普通的鸡蛋。

而自冰箱打开的那一刻起,江户川的心脏就开始了扑通扑通的狂跳,他都没希望过灰原还能被放回来,只期待自己也能被一同拿走,令人叹惋的是,他闭上眼睛等待了好几秒,并没有什么移动的迹象,冬风咆哮着奔涌过来,连着那些飘零的落叶,一股脑灌进他的胸腔。
    
供他沉沦的时间很短,出于一种奇妙的直觉,他感到身边有一份熟悉的体温,江户川尽力控制自己,不要显得太心急。
  
——灰原就在他的身边,不同于之前两个相去甚远的隔间,他就在自己触手可及的位置,近到他可以清楚的感受着这颗蛋的体温与呼吸,近到他可以直愣愣的看进她的眼底捕捉到那冷漠平静下的欣喜。

"感谢上帝",他在作为一只蛋的漫长岁月中,第一次如此真切地觉得。

【暂完】

鸡蛋的爱情故事

鸡蛋的爱情故事

柯南×灰原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(一)

  清晨,米花街20号住宅中添置了一箱鸡蛋。江户川在一片黑暗中,昏昏欲睡。
 
  朦胧中,他被一双手抱起,一点点阳光洒落进来,他借此看清对方的面容。茶色的发丝扫过女孩的脸颊,让她轻轻蹙了眉头,往下望,是一双碧如大海的眼,正含着笑意端详自己。
 
江户川落到了她有些冰凉的手里,迎面一阵寒意传来。世界天旋地转——
“我叫江户川柯南,是枚鸡蛋 ”他在冰箱里对小伙伴说道。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(二)

江户川转动着身子,尽力使自己与盛蛋器更贴合一点,好让那薄薄的一点热量保留下来。

无趣,无趣。

对面隔层的白瓷碗里有一千三百二十四颗米饭,粉红色的便当盒中藏有一个KFC的新奥尔良烤翅, 柠檬的使用频率是两天五个, 下方的蓝莓酱比花生酱少了一半。
 
无趣,无趣。
同一批次的鸡蛋安安分分躺在蛋槽上,没有蛋关心会你是江户川柯南还是江户川柯北。
他们知道自己终会死亡,于是总是浑浑噩噩醉生梦死。
三十度斜切的牛肉们摆成一个圈。 一束新鲜的花椰菜上二百四十三个小球你挤我我挤你,刚才这个房间的内壁,滑下了几天来第三百七十二颗水珠。

无趣,无趣!

他这样感叹着——一束光从天边出现,冰箱门被打开了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(三)
  
一见钟情是种什么样的感觉?美丽扑掕着翅膀,直直撞进你的心里。

  她被放在他的对面,优雅的卧在白净的盛蛋器上。是上帝偏爱她吧?冰箱里的光打在她光滑的蛋体上,照亮她浑身剔透如宝石。

柯南透过朦朦胧胧的饭菜的蒸汽看得如痴如醉。
一颗心摇摇晃晃飘过空气,贴在她身边。
有那么一瞬间他们目光相接,柯南分明看到,她的眼中也有着同样热烈的光芒。

"我是灰原哀,一枚鸡蛋。"

【暂无】

这是一个脑洞统治世界的故事,希望你们喜欢。

关于下次更新,哈哈哈哈哈哈哈哈看心情吧

说起来,好久更新一次LOFTER ,新版用起来有点别扭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呢→_→

九十二天【完结汇总+后记】


九十二天      汇总

汉字与单词: 7820
字符数(计空格): 8546
字符数(不计空格): 8000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  柯南×灰原

【在开始之前】

晚冬。

  灰原哀伏在案头,以斤为计量单位的真题集工工整整摆在桌面。她快速的做完今晚的最后一本,随手打了个哈欠,轻轻抽出压在书下的信纸。
  信纸来自捷克,是她最喜欢的波西米亚纸样,灰原抚摸着上面的花纹,装作不经意的侧过了身子
  从这扇窗望去,刚好可以将隔壁的工藤宅收入眼底。窗帘只拉了一半,灯光将柯南的影子投上去,额前一撮翘起的发摇摇晃晃。

  灰原摊开信纸,从抽屉中拿出派克的平顶多福,墨水在纸面上逶迤。碧蓝的眼里盛进月光,终于有了一点高中生的认真样子。

他现在在做什么?在为国文抓耳挠腮吗?还是在想警视厅那件连环盗窃案?明天的足球赛准备得怎么样?灰原含了一丝笑,然后看见对面变声器发出的红芒,像极了一朵开在夜中的赤色玫瑰。

  笔掉在桌上。
  
  灰原双肩颤动着,垂下的茶色发丝挡住她的脸。接着便是一通咳嗽。
  
她轻轻的将笔拾起,轻轻的,合上了笔盖。

  一点儿淡淡的香气在夜色中沉默。

【在开始之前【完】

【上】
    
第一天。

今天是难得的好天气,灰原早早的起来,绕着米花街跑了一圈儿。身体的热气还没有消散,脸蛋红扑扑的遇见了柯南。
  
"嗨!灰原,早上好啊!"对方明显刚洗漱完,刘海软了一绺湿哒哒伏在额上。兴奋的挥着大臂。

"早上好,江户川。"灰原一边回答一边把大门打开,将侦探引进去。

"哇哦!"  江户川毫不客气的一屁股坐在沙发上,扯下挂在一旁的毛巾,轻轻一嗅 "灰原你换了一款洗衣液吗,这个味道还不错哎"

"并没有"  灰原接过他抛来的毛巾,随意擦了擦脸。走进了厨房。

"过来蹭饭的侦探也请帮忙抹下黄油好吗?" 
  
早饭是简单的柠檬派,她细心的将博士那一份去掉了甜酱放进保质盒,顺便去泡上一杯咖啡和乌龙茶。

  "今天的茶还有一股其他香味呢"
柯南摇了摇茶杯,正思考着,却见对面的女孩儿紧锁眉头,短发微垂。

灰原忽然感觉喉管一阵瘙痒,她用手捂住嘴,侧头轻咳两声。一种轻柔的触感从手心的神经末梢传到了自己的大脑。
……
她舔了舔下唇,缓慢的将手指一点一点扳开。
一朵樱色的小花,摇曳在深冬的早晨中。

柯南有些耷拉的眼皮一下子跳起来
"灰原,你,你什么时候去学了魔术吗?"

柯南紧紧盯着灰原的手心,当他目睹那朵花从自己的眼皮子底下消散时,不可置信的张大了嘴。

"灰原?"他含糊地念。
  
对方也明显愣了一愣,旋即平静下来,江户川柯南错过了她上挑的眉峰。
   
"我…"又一朵花被抖落出来。
   
灰原扬起一个不咸不淡的微笑,"准备送步美一份礼物呢"
   
"你对那群小鬼可真不错",柯南耸耸肩,没有再说什么。
  
"好啦"少女泯完最后一口咖啡,起身将餐碟送入厨房,水流声哗啦啦的响起。
  
江户川蹑手蹑脚的靠近灰原的书包,和往常一样,将原有的黑咖啡换成一早准备的牛奶。
  
"倒是好好照顾自己一点嘛"他心里嘀咕道。
  
——"走吧。"
  
"哇!!"江户川一转头,灰原似笑非笑的倚在滑动门上,碧眼看得他心下一紧。
  
对方并不等他答话,径直向大门走去。
"帮我拿上书包哦"声音远远的传过来。
   
"什么嘛"他嘟囔一声"这下不管她有没有看见我的动作,只要发现饮料不对,都知道是我干的了哎"
  

   
此时灰原半靠在铁门上,仰起脑袋,下颚微收,两指将吐出的花举在眼前。

  "染井吉野樱 "
  
寒气通过冰冷的金属传入她的肌肤。
    
"开得太早了。"

……

柯南踱步出门,迎面而来的是一条暖和的灰色围巾,他慢乎乎地围好,一边冲她笑笑,一边加快脚步。
  
两人并肩而行。
    
  
初中的生活趋于平淡,灰原坐在位置上,快速翻动着约有一个苹果厚度的原文书籍。教室门口传来一阵欢快的脚步声,是步美。
      
她的头发留到了肩头,幼时浅浅的雀斑早消失不见。唯有那活泼灵动的性子一如往常,大眼睛里溢满了笑,蹦蹦跳跳走过来。
       
"哀酱!"灰原将头从书中抬起来,微笑致意着。
    
后座的光彦熟练的将步美的椅子拉开,也放下了笔,轻声打着招呼。
    
步美的嘴角又盛开几分,她先把书包挂在桌旁,身体微向前倾,凑到灰原耳边,神秘兮兮的说道:
  "哀酱哀酱,放学后我们一起去西街新开的占卜屋好吗?听说算得超灵的哦!"
   
   灰原自己也有些用常理不能解释的事情,思索一番便应了下来。
"哦!"步美欢呼一声,向小哀扑去。忽的在对方颈项处停下,鼻头微耸 "小哀今天涂了香水吗?"
   
灰原的心一下子被提起,不知该如何作答,幸而她只是无意中说起,接着便拉着小哀谈些女孩子家的趣事,直至上课才依依不舍回到自己的位子。
    
灰原小小的叹一口气,余光扫到后座的光彦,他的笔在不停运作着,眼睛却一直跟随着巧笑倩兮的少女。笑意也晕了开来,她忽然想起,西街的占卜屋,似乎是测试恋爱运势的行家哦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   
"欢迎光临"
   
灰原两日撩开厚重的布帘,屋内没有开灯,可见的光源只有正前方一颗足有半人高的水晶球。
      
"欢迎光临"女声重复了一遍。她浑身上下被斗篷遮挡,仅仅一小卷红色的秀发从耳垂滑落下来。
       
   "…"步美退后一步,下意识抓住灰原的衣袖。
     
壁灯猛然亮起,骄傲愉悦的笑声于黑暗与光明的交界点响了起来。
      
"哦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~"
    
小泉红子将斗篷一掀,身后帘幕影影绰绰。步美此前不曾见过红子,手心沁出汗来。
     
管家端着红茶,从帘子后面稳步走出,"请随我来吧,吉田小姐。大小姐推算出你们今日前来,特命我备好茶水招待您。"他躬身做出邀请的姿态,脸上挂着和蔼的笑容。
    
"您的问题,我会一一为您解答"
     
步美扭头看向小哀,对方反过来轻轻握了握她的手,安抚的笑了笑  ,"  去吧 "
      这厢红子独自用小指绕着发梢打转儿,直到步美的身影消失,才缓缓上去一步,逼近灰原。
    
"花吐症。"
     
这是一个崭新的名词,灰原面上古井无波:"原因呢?"
     
小泉单脚点地,在空中转了一个圈,飘飘然落上她的贵妃椅。素手之间,一朵被灰原小心藏起的吉野樱,衬得她的红指甲格外明艳。
     
"我真没想到是你"赤魔法的传人避开了问题,下颚微扬,示意灰原坐下。
      
此前灰原与她也没有过多交集,见她行事古怪,也不多言,顺从的坐在凭空出现的椅子上。
    
"花吐,相思成疾。一旦染上,便只剩下三个月、九十二天的寿命,"
    
"说话时会口吐花瓣,且与日俱增"红子笑盈盈看着她。
     
"此症可解?"听闻自己死期将近,绕是灰原也不由得虚握了握拳头。
     
"当然…"
      
话音被音乐打断了,灰原拿起手机,低头一扫,江户川的短信。她抬眸看向小泉,面上带了点歉意。
     
「灰原,东条街十三号华新大厦二楼,命案求援!」

死者岸谷葛是一位中年男士,五官端正,身形瘦削。手表表盘早有些磨损了,腕带却十分崭新。衬衫样式老旧,但洗得很干净。微白的发际线下一个半拳大的伤口。皮肤有些发紫。
   
他的妻子水谷名香烫着当下最时髦的卷发,化着很浓的妆,在一旁小声的啜泣着,用手抹着眼泪,灰原注意到那双手保养得很好。她接过柯南递过来的手套,点头示意。 
他的妻子水谷名香烫着当下最时髦的卷发,化着很浓的妆,在一旁小声的啜泣着,用手抹着眼泪,灰原注意到那双手保养得很好。她接过柯南递过来的手套,点头示意。   

现场的桥本警官是警视厅今年的新人,对柯南这位少年侦探并不熟悉,见他的帮手也只是一位年级轻轻的小女生,态度也谈不上恭敬,还是尽职尽责的提醒着
"保护好现场"
   
灰原扒开死者濡湿的头发,这样大小的创口,应该是不足以致死的。
   
桥本不屑的笑笑"小妹妹,他口腔里的铁锈味,你该不会是没闻到吧。这是一次自杀案件,死者已经赋闲在家三个月了,家中经济拮据,所以故意撞到了施工的栏杆,重金属感染伤口,加之他本身免疫力低下…"
   
"姐姐,你的口红真好看~"
   
柯南小跑到水谷面前,真诚的夸赞着。
    
女人一愣,扯出一个梨花带雨的轻笑。
   
灰原挑了挑眉,一下子反应过来,对桥本说"警官认为,岸谷的家庭状况怎么样?"
   
"嗯…不怎么好吧"桥本小心的看了一眼水谷
    
"一个低产阶级的家庭,能买得起昂贵的化妆品吗?岸谷的铁锈味,不是因为栏杆的感染,而是因为劣质口红的过量铅中毒产生。"
      
"那么,水谷小姐的卷发和死者新腕表怎么解释呢?"
   
"哈,看来你还是有点儿本事"一旁的柯南插进话来。
   
"水谷小姐的家庭…是怎么样的呢?"
灰原解下岸谷的手表,向面色惨白的女人看去。
   
"这块腕带不会是岸谷自己买的,而是你用另一位‘好心人’的钱给他买的吧,在贫穷的婚后生活中,你受不了懦弱无能的岸谷先生,所以联合你的情夫杀害了他。"
    
柯南摇晃着手机,补充道"华新大厦的第二楼,就是意外保险公司吧,您前两天的到访,有没有获得重要的情报呢?比如岸谷死后,他财产的唯一继承人…就是你!"

水谷身子摇晃"证据呢?你有什么证据?"

灰原将手表抛给前方的江户川,"您要不要闻闻这手表,睹物思人呢?"

"不,不"水谷后退两步,眼泪全被憋了回去,整个眼眶呈现出疯狂的红色。"是我,我在腕带上涂了砷化物,可是我有错吗!你们都还年轻!我已经老了!我不但不能挽留我的美丽!反而因为这个无能的男人加速衰老!凭什么!凭什么!我想要追求更好的生活,这也有错吗!"
她没有再说下去,低埋着头。

柯南双臂微张,护住身后的灰原,不为所动。

灰原向前走一步,来到后退了一步的水谷面前

"姐姐,岸谷先生一直对你很好吧"

她捧起对方的手

"这么漂亮的一双手,是不可能做过什么事的。一个家的美好生活,一个人完成  是很累的。"

水谷没有把手抽出来,一下子瘫坐在地上,真正的嚎啕大哭起来。

后面的剧情用不着柯南两人关注,临别之前,灰原对桥本警官说

"劣质的口红掩盖住了因砷化物死亡的杏仁味,但死者发紫的皮肤,是没有办法掩盖住的。"

一些东西,始终是藏不住的

…………

"喂,灰原。"暮色暗沉,柯南叫住了背后的女孩儿。
   
"嗯?"
    
"谢啦!"他不好意思的挠挠头。
     
"啊啦,如果真的表示感谢的话,请侦探你给我去买一罐饮料吧"灰原在一条长椅上坐下,笑着看向他
柯南爽朗一笑,向自动贩卖机跑去。灰原拿出振动的手机,屏幕在夜色中发出幽幽的光。
    
一个陌生的通信地址。
   
「灰原哀:
花吐症需要爱恋之人心意相通的吻来治疗,悄悄告诉你,假如你忘掉他,也可以活下来噢。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小泉红子」
   
她将目光投向攒动的人群,一下子就看到拿着两杯热牛奶的黑发少年。风中灰原轻轻呢喃:
   
"啊啦,无药可救呢。
   

【下】

    吐出的花瓣越来越多,灰原周遭的一切事物都不可避免的染上吉野的清香,她不得不戴起了口罩来堵住来势汹汹的花瓣,下课时她一整包一整包的将它们送进厕所,花瓣随着水流打转,然后毫不留恋地向下水道奔去。
   
  小林老师看见灰原在一个月之内迅速消瘦的身子,劝她回家养病。少女原本白皙的皮肤变得苍白,颈项上细细的血管都看得分明,灰原先是应下。只是她真正回到米花街的住所时,寂寞如潮水淹没掉他,博士去参加了科研会,空荡的房间里,只有她和那些无人观看也不应存在的花瓣。
     
  思念提起她的衣领,扼住她的咽喉。郁气在胸腔中摇摇晃晃,跌跌撞撞,与咳出的血丝一起在白纸巾上逶迤,逶迤出他的眉眼他的乌发,他如阳光普照的笑容。
  
  黑夜中,灰原对着台灯念他的名字。呼出的雾气哆哆嗦嗦又义无反顾的抱上光源,然后很快消失不见。
    
  灰原拿出妆匣在脸上一层一层的抹着腮红,拿起书包又去了学校。
课堂上她将背挺得很直,表情专注是最认真的学生。灰原大口大口的呼吸,鼻子翕动,充斥着他的气息。
       
  柯南不知在课本上涂画些什么,转头向她借半块儿橡皮,灰原从笔袋中将它拿出放在对方手上,指尖相接的那一瞬间心满意足。
      
  柯南只觉灰原越发沉默寡言,他在课本上下意识的写她的名字,回过神后后又借了她的橡皮擦掉,对方的手指划过自己的掌心一群蚂蚁从胸腔左边跑到右边,反反复复反反复复,他一下子重心不稳,溺在少女眼中的烟海。
      
  即使是这样的日常也没有太长久,小林老师强制性签下了假条令灰原回家。
  收到消息的柯南狂奔向博士家,担心的情绪快要溢出,那扇铁门却始终不曾打开。
    
  他掏出手机,标出红圈的日期跃入眼帘,二月十七。小兰是今晚要给服部庆生。
    
  第三十四天。

庆祝地点定在Homra酒吧,铃木土豪包下了一个大间。柯南推开门,迎面的黑皮肤青年露出一口白牙,赏给他的肩膀一个大大的暴栗。
"你小子终于来啦"

柯南也笑了起来

"生日快乐啊服部"

他毫不含糊的给了对方一个大力的拥抱。

小兰和园子在一旁的沙发上打游戏,她自门被推开后便一直张望着

"新一…今年也没有回来吗?"

"工藤那家伙在美国定居过后就再没有联系啦"园子帮着好友吐槽她的青梅竹马。

"哈哈,工藤也是很忙的啦"平次挠挠后脑勺,解释道。

时间真是个奇妙的东西。一晃几年流走,柯南已经长到了大叔的肩头。开始小兰还会常常看着这个小弟弟发呆,现在她已经重新有了满意的伴侣。
    
柯南变得越来越像当初的工藤新一,但又有所不同。工藤新一太过完美,好像一个神坛上自带光环的圣人。
江户川柯南是一个活生生的人类,会哭会笑会意气风发也会一筹莫展,他不再单兵作战,孜然一身,他拥有了可以依赖的同伴,也拥有了一个命运共同体。

想起茶发的少女,柯南的嘴角悄悄的翘上一个弧度。

"好啦好啦" 服部振臂一呼"大家来切蛋糕吧!"
园子笑着与柯南打了个招呼,挽着小兰前去帮忙。
和叶没有动。

"喂喂,和叶你倒是来帮下忙啊"平次嚷嚷着"你一直坐在小角落里干嘛啦"

无所事事的柯南凑了过去。

回应平次的是和叶梨花带雨的脸,"可是这个故事真的太伤感啦"

只见那小小的显示屏上写着——
「女子的口中吐出绝美的花瓣,柔若无骨的小手伸向对方"我就要死去,而你不爱我"」

凑过来看的服部吓得退了一步

一个奇妙的想法跑进柯南的脑袋。
他继续往下翻

「花吐症,只有三个月的恋爱期限,爱,或者死亡…」

"…"服部摆出一副半月眼,见一旁的柯南有些凝重的神色,揶揄道"柯南小弟弟不会也对这个感兴趣吧?"

……

博士宅

灰原独坐在客厅的落地窗前,柯南还没有回来,她突然很想念窗帘后他的影子。

隔壁的灯亮了起来,柯南顶着一身奶油推开无人的门。他踏踏踏跑上楼,余光忽然看见。

对面博士家的客厅,一个小小的身影。

月光太过凄清,照亮她周围花瓣血迹斑驳。

待灰原幽幽转醒,理智回笼。暗自唾弃自己昨夜的矫情。撑手起身,却发现身下并没有想象中的冰冷触感,蓝色的羽绒从胸口滑下,盖住床边另一个毛绒绒的小脑袋。
正是江户川。她心下起疑。正欲起身,不料却惊醒了浅眠的柯南。

"啊"他低低发出一个音节,骨节分明的手挠向自己睡乱了的呆毛。毫无疑问的让他更加凌乱。从窗帘缝中溜进来的光一点一点汇聚在他的眼睛里,瞳孔慢慢回焦。

"你?"…

"灰原!"柯南一惊,没有等她把话说完,手忙脚乱的解释道"对不起啊吵醒你啦我给你煮了粥在厨房里哦怎么就不小心睡着了"

说着一声尖利的汽鸣声响起。

"坏了水已经烧好了"他急急忙忙的抽身出门。

牛头不对马嘴。

灰原起身,踱步向客厅。
房间的窗帘全部被拉开, 晨光蜂拥而至,占领了屋中每个角落。花瓣已被扫走,细心的装在一个小袋子里。

难以言述的感觉。她嘴角盈出一丝笑。

柯南端白粥出来。直愣愣看着。

是菊染秋霜,冬梅拥雪,荒寂的大地开出第一朵花。灰原在他没有注意的时候清瘦了许多,但只要站在视线的一角,前方的一切都成为了虚无。

他连粥什么时候洒出来的都不知道。

灰原坐上餐桌,心中有一点不安,他为何没有询问那一堆花瓣的来历?他是否察觉到了什么?

江户川的心里乱作一团。他本来不太信这些神鬼乱力,只是客厅一片片的花瓣让他无法说服自己。
灰原为什么不曾告诉他?有没有去找到解决的办法?到底喜欢上了谁?
一点点隐秘的欢喜和焦急的担忧促使他半夜翻入了博士的家,将地上睡着了的灰原放在床上。又摸黑跑去了厨房洗手作羹汤。

对方向他道了一声谢,拿起勺子小口小口的喝起粥。

柯南晕乎乎的坐下,几乎一夜未眠让他有些恍惚。然后他看见灰原
嘴上那颗惹眼的饭粒,下意识的伸出手擦拭。

只道是阳光太多情。

他慢慢的凑上去,两人的距离刚好可以让她前额的软发碰到自己的鼻尖。

灰原被他触摸的每一寸皮肤都毫无防备的燃烧起来,心脏在胸腔中疯狂的震动,他的呼吸诚实的传入自己的大脑。

她现在可以数得清对方的睫毛,看见对方眼下一点点青黑的阴影,还有中间一片柔和的蓝色海洋。

灰原预料到接下来会发生什么,脑子里想起红子说的话——"解药就是,心意相通的一个吻呀。"

然后她缓慢又认真的推开了江户川。灰原哀在害怕,害怕这个吻落下后毫无反应,害怕证明自己一腔痴心逐水去。

那将多么可笑?

江户川柯南看着灰原嫣红的眼角,听见其紊乱的呼吸,又探进一片冰天雪地的荒原。
目光一点不冷淡的哈欠女推开了他。
他本应该被这突如其来的寒风吓退,却又固执的停留在原地并抓住了灰原无血色的手。
凶杀案现场她让人安心的身影,上学路上她眼角带点戏谑的笑容,午夜梦回时地下室执着亮起的灯。
全部全部涌进江户川的脑袋里
而手心传来的一点儿颤抖让他坚定起来。

"灰原,在你身上发生了什么?我很担心你。"他说
她垂着头,下唇被牙齿咬住。

空气中流转沉默。

"有什么我可以帮助你的吗?"柯南顿了顿
"灰原哀,我喜欢你。想要吻你那种喜欢。"
他神情专注,目光坦然。

对方木然,处理繁杂药理的聪明脑袋一下子当机。
灰原下意识想要反驳,脑袋飞速运转从回忆中搜索论据。只是无奈的发现,在她毫无察觉的时候,那些光影色声中无一处无他,他的身边无一刻无自己。

他早已经洞察她的过去,自己也知晓他的秘密,柯南看过灰原哀的眼泪,灰原了解江户川的脆弱

坦然。

她发现自己的嘴角不受控制的,脱离万有引力一般向上扬起一个弧度。并随着对面侦探越来越亮的双眼愈来愈大。露出一小排整齐的牙齿。

她说 : "大侦探。"

无需多言。这是接受的信号

柯南顺势倾身上前,覆上她有点苍白的唇。阳光哗啦一声泻进灰原的心中。

一朵小小的花瓣飘落在地下。相思病已解。

嫩春风怯怯。

米花街上的染井吉野樱,千枝万枝中颤颤巍巍开了一朵。却带来了江户川柯南与灰原哀一整个明媚之春。

【全文完】

九十二天

九十二天

第八话

柯南×灰原


江户川柯南看着灰原嫣红的眼角,听见其紊乱的呼吸,又探进一片冰天雪地的荒原。

目光一点不冷淡的哈欠女推开了他。

他本应该被这突如其来的寒风吓退,却又固执的停留在原地并抓住了灰原无血色的手。

凶杀案现场她让人安心的身影,上学路上她眼角带点戏谑的笑容,午夜梦回时地下室执着亮起的灯。

全部全部涌进江户川的脑袋里
而手心传来的一点儿颤抖让他坚定起来。

"灰原,在你身上发生了什么?我很担心你。"他说
她垂着头,下唇被牙齿咬住。

空气中流转沉默。

"有什么我可以帮助你的吗?"柯南顿了顿
"灰原哀,我喜欢你。想要吻你那种喜欢。"
他神情专注,目光坦然。

对方木然,处理繁杂药理的聪明脑袋一下子当机。

灰原下意识想要反驳,脑袋飞速运转从回忆中搜索论据。只是无奈的发现,在她毫无察觉的时候,那些光影色声中无一处无他,他的身边无一刻无自己。

他早已经洞察她的过去,自己也知晓他的秘密,柯南看过灰原哀的眼泪,灰原了解江户川的脆弱

坦然。

她发现自己的嘴角不受控制的,脱离万有引力一般向上扬起一个弧度。并随着对面侦探越来越亮的双眼愈来愈大。露出一小排整齐的牙齿。

她说 : "大侦探。"

无需多言。这是接受的信号

柯南顺势倾身上前,覆上她有点苍白的唇。阳光哗啦一声泻进灰原的心中。

一朵小小的花瓣飘落在地下。相思病已解。

嫩春风怯怯。
米花街上的染井吉野樱,千枝万枝中颤颤巍巍开了
一朵。却带来了江户川柯南与灰原哀一整个明媚之春。

【全文完】

谢谢所有小天使的喜欢